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录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30-20:30

    客服电话

    13105665566

    电子邮件

    Panweifu@126.com
  • 环保学社APP

    用手机浏览器扫一扫

  •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阅读
admin 实名认证 管理团队
浙江省杭州市 | 高级工程师
  • 关注1
  • 粉丝3
  • 帖子554
精选帖子

说一说环保工程那些事儿

[复制链接]
admin实名认证 发表于 2019-11-13 18: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360截图20191113182454060.jpg
我来自东北,这些年一直从事与环保有关的工作,做过技术员,项目经理,总工,副总等,2010年开始试着创业,创业之初有很多理想和梦想的,以为很快就能改变命运了,过另一种生活了,做起来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那码事儿。由于还在这行里混,下面提到的人名和企业名多为化名,不是职业写手,也不是文学青年,以前也没在网上写过东西,写的不好。
  经常在网上看贴,也不怎么回贴,近期不是很忙,闲来无事,写一写,也来凑个热闹。2006年在家过完正月十五,我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辗转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苏南名城——宜兴,
  来宜兴的目的很简单,找一份工资高一点儿的工作,之前我在南通一家环保公司有一年多的工作经历,当时工资是1200元一个月,一个早我一年上班的同事因为要把工资提到1500元,老板没同意,一气之下来到宜兴,来宜兴不久,找到了一份年薪十万的工作,这对我们公司的老板和技术员的影响都很大,以前也听说过去宜兴那边好找工作,工资高,但毕竟没发生在自己身边,而且也没差这么多。几个年青的,私下里也都有过来看一看的想法。
  我和上面提到的那个同事不一样,他情商很高,说话很得体,给人的感觉办事能力很强。我们俩在技术上差不太多,还行,算不上高手,马马虎虎吧。
  当时心里也没底,南通的工作也没辞也没去。
  一年十万我肯定不行,我口才不行,打个对折,一月5000应该差不多吧,当时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于是就来了。
 宜兴相对来说应该算是个很有名的地方吧,小学课本里学过的周处斩蛟龙,周处就是宜兴的;其次要数画家徐悲鸿了,中国人差不多人人都知道;当今最有名的应数丁俊晖了,他是05年的斯诺克中国公开赛冠军;混的也不错但名气小了点的还有央行行长周小川,企业家蒋锡培,画家吴冠中,明朝名将卢象生。
  按电话中说的地址找去,看到的厂门口上的牌子却是另一家公司,我把电话打回去问,经过确认,没错,就是这里,在306室。在门口做了登记,上了三楼。楼梯旁的一间门上写着306。门开着,电脑前坐着一个小姑娘,很漂亮的,我敲了下门,问:“你好,我是王X,来面试的,请问这里是特X公司吗?。”
  小姑娘站起来,说:“您好,您跟我来。”
  边说边把我带到了隔壁的会议室,会议室里已经有六七个也是来面试的人正在答题,她也给了我一份试题。
  说:“您先答一下,写好了交给对面办公室的那个人,他就是我们的老板,吴总。”
  说完向我微笑着点点头,转身走开,礼貌又得体,热情中带着冷漠。
  心想:还要笔试呀,想滥竽充数还真不容易呀。我看了看,有20道题,大概有五,六道题我能答上来,别的没把握。
  这下看来要丢人,宜兴不是好混的,看看也没人注意我,不行我还是溜吧!这时正好有人打电话过来,就着这个台阶下去走人吧!
  于是我推门走出来,不巧的是这时吴总正送一个客人出门,挡住了走廊,我又不好硬挤过去。只能站在边上等一会儿,等他们走后我再走。
  客人走了之后,吴总以为我是答好了题来找他,向我招了下手,说:“进来吧。”我不想进,又不好意思走,硬着头皮就跟着进去了。
  吴总指了下椅子,说:“坐,答的怎么样。”
  我实话实说,“毕业好几年了,早忘了,能答上来五、六道吧。”
  “那你试着答,答多少算多少。”
  我本就不想答了,又看了看题,说:“你这题吧很多都是要用到公式的,平时做方案时都用工具书的,我胡乱写也不好,最后两道题写两个方案,这空地方也就写30个字,我是写一写工艺流程还是怎么写呀!”
  前边的又不会,后边的又不写,一般来说老板哪有那个耐性,直接走人了事,可能当时公司真缺人吧。
  吴总接着说:“这是给刚毕业的那些人准备的,对你这样工作几年的人来说也不合适,我问你别的吧。”
  他拿起我的简历,我上面写了电厂的,市政的,纺织污水的工程,这些我都比较熟,他都没问。下面又写了焦化的,垃圾渗滤液的,我不算太熟,他问了。
  吴总:“问点你做过的,焦化废水里都有哪些成份呀?”
  一下蒙住了,“这个,那个,啊!是这样,这个是我刚开始工作时实习时去过的,方案不是我作的,所以~~ ~~~。”
  吴:“不是你作的,总该看过吧?”
  我:“应该的,不好意思。”
  吴:“没关系,垃圾渗滤液你做过?”
  我: “对。”
  吴:“不是实习吧?”
  我:“是负责现场安装和调试。”
  吴:“那垃圾渗滤液是露天的COD高还是封闭的COD高?”
  妈的,又不知道,蒙一个吧,我说“封闭的。”
  吴总一听嘴巴一翘笑了一下,“露天的有雨水混进来,封闭的没有,怎么会是露天的高呢。”
  影响水质的因素很多,我也可以说一说的,但那都是狡辩,没什么意思。不精就是不精。当时说的我浑身发热,无地自容,于是我站了起来,说:“吴总,不好意思,看来我还需要学习,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我还没说完,吴总的电话响了,是工地打来的,说有个35平方的电源电缆200米的,从甲方提供的电源到现场的配电间放线,不够长,放到配电间外就没了,外边差3米,里边差8米。甲方不让接,也不让焊,要求公司重新买新电缆,问吴总怎么办?
  吴总听完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要不你跟甲方再沟通下,我再想想办法。”
  放下电话问我:“你以前碰到过这种事没有,知不知道怎么处理?”
  我说:“这种事情我以前还真碰到过,接,焊人家肯定是不让的,可以在室外配个防雨的端子箱,再买12米的电缆,分别与端子箱的端子连接,就可以了。”
  之前我做现场工作时,一次甲方的电缆被人偷了,他们厂里后来就是这样处理的。
  吴总一听点点头,说:“很有道理,你跟我们现场的项目经理说一下。”
  于是我把刚才的话又对着电话又说了一便。
  本来挺丢人的,最后还是挽回了点面子。
  之后我与吴总告别,吴总客气的让我等电话通知。
  面试成这个样子还通知什么呀,本来水平没这么差,面试成这个样子,也是没想到。面试嘛,有时发挥好点儿,有时发挥差点儿,也没太当回事,大不了明后天去别家面试时小心点就是了,不行还有下星期呢。一找找半年的事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第二天一早,奇迹发生了,我被录用了。真要感谢这段神奇的电缆。
  特X环保是一家租用三X环保公司办公室和厂地的公司,也就是说这个厂是三X公司的。宜兴的环保公司和北、上、广、深等大城市的公司情况不大一样。在北京一般公司租用写字楼,在北京打出租车你说去XX公司,没人知到在哪里,你得先说XX区XX路XX大厦,再上几楼。
  在宜兴,特别是环保行业,一般小公司都开在大公司的厂里面,租办公室和车间,在没有电梯的办公楼里,一般二楼是这个厂的人员,一楼,三,四,五等楼层大多是租户,有单位租的也有个人租的。个人租户一般就挂靠在这家公司或其它公司里,一般做加工的不租办公室,有的会租仓库或车间,平时为了将业主与租户区分开来,厂里人一般将厂主的那个老板叫大老板。
  三X公司有四层楼,二楼里是业主公司自己用的办公区,二楼的会议室是公用的。三X公司里有租户十几个,特X公司在三楼的右侧,厂区里有四个车间,一号车间和二号车间中间有一片空地,有露天用的行车,为各家公用的。
  厂区后身西边有一排简易房,一层是仓库,二层是员工宿舍,二层最北边的几间是食堂,我被安排在其中一间宿舍里,宿舍里有一台电视和四张床。其他人都出差了,当时就我一个人住。
  食堂提供中午一餐,早晚不提供,对内三元,对外五元,对内是指租户各单位人员,对外是指包车间里加工活儿的工人和来公司联系业务的人员。
  由于环保工程业务的不连续、不确定性,有时候很忙,几十人忙不过来;有时候很闲,一连三,四个月或者半年车间里什么事也没有。
  所以在宜兴除了几家大公司和几家专门生产设备的公司外,做工程承包的公司大多不雇用车间工人,只雇用办公室人员,技术员,业务员和财务人员。这还是有些规模的,有的只有三,五个人的,租一、二间办公室。
  办公室小间的一万到一万五一年,大间的二至三万一年,再大的就按面积算了,仓库一年五至六千,宿舍一间六千,车间按面积和功能算,不都一样。租金这几年变化不大,因为这几年新建的厂办公楼都比以前的层数高很多,环保城的开业,又有几栋大的专租环保公司用的写字楼竣工,租金有的还下调了不少。
  说到环保,声、光、电、水、气、尘,生活中的各各方面,几乎无处不和环保有关,产业规模大的主要有水处理,空气污染处理和固体污染物的处理。
  按经营方式又可分为设备生产,工程承包,投资运营。市政投资运营的投资都是以亿计算的,不是一般中小民营企业能干的,多是北、上、广、深的国有大集团或是上市公司,宜兴也有做的,不多。
  在宜兴专用设备生产的利润不高,投资往往又不小,产量又不容易做大,干这行的相对来说不是很多。
  大多数是搞工程承包的,主要做工程设计,中标后设备的生产和工地施工包给包工头(或者施工队)。
  包工头下边也没有十分固定的人员,一般接了活儿之后现找,不过他们一般都很有经验,有专门做电焊的,有专门做玻璃钢的,,有专做塑料的,有专做油漆的。
  专用设备中需要专用设备或铸造的一般包工头是做不了的,要大厂生产,一些如机械格栅,滗水器,二氧化氯发生器,加药箱等有专门的包工头或商店加工,与设备、工程配套的电气自控也有专门的人来做,专做电气的店也很多,大概有30至50家左右。
  上班就得给人家干活儿,不然人家干麻给你钱呀。上班一个星期以后,公司派我去内蒙的乌拉山电厂工程现场,负责那里的工程。
  3月11号,我带了一个包,装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品和一台笔记本电脑上了路。
  我不太喜欢路上带很多东西,一些生活用品哪里都能买的到,也不贵。干嘛大包小包的带来带去的。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第二天的晚上10点,到达了火车的终点站——呼和浩特。
  正赶上寒流,零下二十七八度,嘎嘎冷,虽说是东北人不怕冷,但也受不了,一下车就冻的不行,太冷了。
  当天十分奇怪,出租车一辆接辆从路上转来转去,都是空的,就是不拉人。在路边等了十几分钟,实在受不了了。
  走着去吧。去哪里?哈哈,去公司在呼市的办事处,呼市办离火车站不算太远,在一个小区里,我拿出写着地址和画着路线图的纸,冻手呀!一边看纸,一边看路牌,一边问路人,一边走,七拐八拐,大约20几分钟到了一个小胡同。
  墙上有几个字,用手电筒照了照,上书几个大字
  “在这里撒尿的都是狗,在这里倒垃圾的都是猪。”
  哈哈,终于到了,胡同东边第二个铁门,一直往里走,最里面的那个门。上二楼,202室,我拿出钥匙,开门,室内有暖气,真不错。我找来水壶烧开水,泡了包方便面。方便面就是在半夜吃最香。
  呼市办其实就是在居民小区里租了一间民房,在二楼,二室一厅,有一部电话和一部传真机,平时没有人,水、电、煤气、暖气等费用由房东代交,公司再交给他。
  办事处是临时性质的,在某个地方业务比较多时设一下,业务少时就撤了。吃完泡面,上床也睡不着,看看电视,电视台还不少,安有线了,内蒙的几个频道和呼市的几个频道别的地方是看不到的,挺有意思的。
  因为工程上面有一些技术变更,要和设计院的人沟通确认一下,所以第二天没去电厂,早上给设计院的刘工打电话,不巧的是她出差了。说明天回来,我只能再等她一天。
  说起设计院大家肯定会觉得这是一个有点神密,十分权威的机构,个个都是专家。专家肯定是有的,个个都是专家谈不上,后勤和司机、看大门的就不是。
  很多设计院都是事业单位转企业单位转制过来的。大多也是内部承包了的,拉到业务的人,他就是老板。
  拉来业务,再分给各个专业科室的人设计,科室和个人再根据具体情况拿提成,刚分配来的新人一般工资不是很高,工作量也不大,提成一般也很少,设计院和科室按比例拿提成,院领导一般不大管业务上的事,设计院最大的资本就是资质,名气,历史业绩。
  除了科室,晒图也是承包的,承包晒图室的最划算,不用跑业务,不用上税,内部的晒图往往都忙不过来。这么好的地方后台得多硬才能包下来,这样想你就想错了,因为设计院都是事业单位转制而来的,事业单位的人不好管理,原来进事业单位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点人,才弄进来的。动了谁的奶酪都有可能惹了某些领导。所以转制时一般都是本科室的人承包的,这样谁也不得罪。
  转制前大家都不想进晒图室工作,又是油又是墨的,太脏了。转制后最好的科室就是晒图室,旱涝保收,收入中上。这是我所知道的设计院的情况,至于呼市的内蒙古自治区电力勘察设计院内部情况我就不清楚了。
  环保方面的主要设计院有各市政设计院如华东市政工程设计院,华北市政工程设计院等。他们主要是做市政污水方面的设计,各种企业的污水工程他们大多不做。这种工程的设计多是环保公司的设计院或设计室来设计的。
  宜兴有几家有资质的设计院,最有名的是鹏鹞公司和鹏鹞设计院,从鹏鹞设计院出来的技术员出来一般都能在环保公司混个总工的差事,工资最少也要十万,高的都在三十到五十万。
  也有一些市政设计院出来的人来宜兴工作,他们一般除了市政的都不会,比较习惯让别人提供白图,他确认盖章,大多都干不长。
  各系统的专项设计院如电力设计院或冶金设计院、煤矿设计院、纺织设计院等对环保的设计一般都不是很专业,大多时是环保公司给他们提供的白图,他们盖个章。
  一个大型工程,就象是草原上的一头肥大的野牛,狮子、豹子、野狗、秃鹰纷纷飞奔而来,设计院在当中是什么角色呢?到底是设计院说了算呢?甲方说了算呢?还是设备供应商说了算呢?
  比方说电厂工程,甲方比较倾向某个供应商,设计院非要按另一家的设备设计方案,那他们还想不想混了。
  大体上是这样,设计院先搞个草案和甲方配合,甲方提出一些主要设备选型,设计院方面也会提出一些意见,但没有原则问题的情况下还是以甲方为准的,设计院单方面提出方案的情况是有的,因为从程序上说了算的不是甲方,而是专家评审组。
  不过专家组的成员一般都是甲方请的。不过这里也有操作空间。由于涉及经济利益,设备到底是出于先进性,实用性还是其它原因都不好说。如果投资方是民营企业,设计院单方面出方案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就算有,在实施建设时,那些价格奇高,又谈不上多先进的设备甲方也不会采购的。
  甲方和设计院就主要设备,平面布置达成一至后,就是设计院的发挥空间了,设计院做的主要是集成整合,管线布置,土建的设计。设备间内的还得以设备厂商提供的为准。设备厂家提供白图,设计院盖章,出蓝图。
  在实际工程中,设计院根据甲方和设备供应商修改图纸的事还是经常发生的,设计院并没有外人想向中的那么牛。


  天气不错,出来转转,呼市给我的印象挺不错,内蒙地多人少,楼房的间距都比较大,看起来很舒服,有一些50-60年代的建筑,方方正正的,很庄严的,很气派的,很有首府的味道。
  办事处附近有个露天市场很热闹,市面上有很多蒙牛的广告牌,都是超级女声的大海报。
  关于超女,我觉得第一年办的最好,之后一年不如一年了。
  还有一个就是一个酒的广告牌,这个酒现在倒掉了,就是宁城老窖。
  内蒙牛羊肉出名,但也没有什么出名的牛羊肉方面的小吃。有一种炒饼,不知道算不算特色,就是面做的饼,做熟后切成丝,和一些菜炒在一起,一盘8块钱,一盘就够吃了,不用点别的菜了。
  一天以后,刘工还没回来,和公司说明之后决定先不等了。买了十五号去乌拉特前旗的票。
  火车是从呼市开往乌海的,在火车上我一般不和人聊天的,不过坐我对面的一个男的特别好说话,问这问那,我又不好不答理人家。
  他问:“兄弟,你上哪去?”
  我说:“前旗。”
  他又说:“哈哈,我就是前旗的,从呼市回家。”
  “你是回家?”
  我说:“不是,去办事。”
  他一听,来了精神,说:“你是去电厂吧!”
  我说:“是呀,你怎么看出来的?”
  他说:“电厂扩建,今年电厂扩建,来前旗的大部分都是去电厂的。”
  “我在前旗开车,黑车,基本上天天拉人去电厂。我给你张名片,用车时打我电话。”
  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我拿来一看,原来这个人姓姚。火车是沿着一座山行进的,对着窗外的山。
  我问:“姚师傅,这就是乌拉山吧!”
  姚:“对,这就是乌拉山。其实乌拉山就是大青山包头以东叫大青山,包头以西叫乌拉山”
  我:“乌拉是什么意思呀。”
  姚:“乌拉是蒙语,是山的意思 。”
  我:“我们那儿有人参,鹿茸,乌拉草,乌拉草的乌拉和乌拉山的乌拉大概是一个意思吧。”
  姚:“哈哈,应该差不多吧,山草。”
  我:“山山,挺有意思的,比方说日薄西山本的船,都叫XX丸,丸大概就是号的意思,我们本应该翻译成XX号,但翻译时就是翻译成XX丸号?”
  姚:“还有比方说雅鲁藏布江,的布可能就是江的意思,相当于是说雅鲁藏江江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什么时候有机会碰着日本人和西藏人的时候问一问。”
  坐火车容易困,坐我边上的也是去前旗的,是个学生在呼市上学,那天回家,困得不行了,头老是往我身上歪,搞的我还挺不好意思的,我只好把靠窗的坐位让给她。
  过了中午,姚师傅说:“到前旗了。”
  我问:“快到站了呀?”
  姚:“没有,进前旗境内了,离车站还要20几分钟。不过火车先经过乌拉山,能看见电厂。”又过了几分钟,姚师傅指着窗外远方的一个地方说:“看,那就是电厂。是新电厂,老电厂在对面山的那边。”
  电厂近了,不过乌拉山是小站,这列车在乌拉山不站,又过了十几分钟,前旗车站到了。姚师傅临下车时,说了声:“兄弟,下车到乌拉山打车十块钱,再见啊。”我说:“姚师傅,再见。”
  乌拉山是个小地方,简单说就三个厂,水泥厂,化肥厂,发电厂。据说这里本来什么也没有,过去战备建设大三线时建的,还是林彪林副 选的这地方,这个说法没什么根据,当地人都这样说。
  本来三个厂是一个单位,是兵工厂,是做炸药的,后来改革开放不打仗了,就军转民了。
  电厂划给了电力系统,就是内蒙古联合电力公司。后来电力系统又改革,联合电力上面又成立了个华能集团。央企很有意思。从成立时间上看,爷爷后来成了孙子,儿子还是儿子,孙子反而成了爷爷。
  本来都是独立的企业,上面的一个文件,就变成了二级法人单位,三级法人单位了。
  到乌拉山已经是下午二点了,找了个小旅店住下,老板姓白,房费一个月400元,据说电厂没开工之前一个月150。屋里四张床,没电视。放下包,出去找点吃的,因为过了饭点儿,有的小饭店门都锁了。有的门开着,老板找不着了。终于在后边的街上找了个专门卖汤饺的店。汤饺大概能算是一个内蒙特色小说吧。煮饺子的水不是清水,加了佐料了,盛在碗里时又加了点香菜。5块钱一碗。十个。我还挺喜欢吃的。
  乌拉山这里除了三个厂的厂区和生活区基本上没有特别的了,就是农村了,都是代院子的平房。电厂在路边建了个饭店,是一个大蒙古包和几个小蒙古包,大蒙古包能坐几十桌,小蒙古包只能坐一桌,就是包厢。领导来了就进小蒙古包。
  刚来那天本想上这里吃饭的,进门一问人家对内不对外。
  前边是一片沼泽地,后边是一排大山,中间几个蒙古包,还真有点”天苍苍,野芒芒”的意思。
  不过没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远处很荒凉,更多的还是“胡天八月即飞雪,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味道。
  乌拉山电厂是个老电厂,一期是两台5万千瓦的机组;七十年代建的二期是一台7万千瓦的机组;目下建的是三期,两台30万千瓦的机组,当时还筹建四期两台60万千瓦的超临界的机组,后来上没上就不知道了。
  以前没接触过电厂之前,路过电厂总以为那个大大的,圆圆的,上面冒水汽的是发电的。后来才知道那是冷却塔。给水冷却用的。
  乌电三期新厂用的不是冷却塔,改用空冷岛了。据说是国产第一台。冷却塔只是辅机部分,重要的都在房子里,不过也不是房子里最显眼的最高的那个房子里,那里是锅炉,发电的汽轮机在比它矮的房子里。

精彩评论1

LHW800416 发表于 2019-12-16 17: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了吗?有时间再写点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版权声明 | 爱我环保学社 ( 浙ICP备13003616号-2 ) |  浙公网安备(33011002013884)号 |  网站统计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网站立场,禁止发布违法信息及言论,若有版权异议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Copyright © 2010-2020 爱我环保学社(http://www.25hb.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20 Comsenz Inc.